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发泄的女人
发泄的女人

发泄的女人

卢海燕看看那个黑胖男人,40多岁的样子,看着很健康。再听他和老板的 对话,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,完全可以做自己的发泄工具。

但是卢海燕没有立即过去搭讪,这么多年来卢海燕已经多少懂了这行的规矩 了。像她这样的「野鸡」,是不能跟人家那种抢生意的,也不能和那种三五成群 的「站街女」抢。这些人靠这个吃饭的,后面都有人照着,和他们抢会招来很多 麻烦的。除非人家不做,或者嫖客离开,自己才能露面搭讪。

卢海燕谙熟的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,向还在纠缠的两个人的方向走了过去。 虽然她是不抽烟的,但是只有这样,才像个妓女。

果然,在卢海燕从那黑胖子身边经过后,这个男人就被吸引住了。老板这是 哪家的?不知道,新来的吧。你过去问问吧,别在我这墨迹了。

很快黑胖子就追上了卢海燕,和她攀谈了一会,两人就一起往街道最深处走 去。
在市郊一个小镇的出租屋里。卢海 燕跪趴在床上高高的翘着屁股,两只饱满的乳房如同飙风中的两个布口袋剧烈的 甩来甩去。身后一个40多岁的黑胖男人,抱着卢海燕的屁股快速的抽插着,黑 紫色的大鸡巴短促而又有力的在阴道里来回做着活塞运动。经过前面的激战,此 时换成跪趴姿势的卢海燕已经完全沉浸在性爱的快乐中,卖力的扭动着屁股迎合 着身后的男人。当男人的阴茎抽出时,卢海燕缩紧腰尽可能的让阴茎的大部分抽 出阴道又不至于完全脱离阴道的束缚;当男人用力插入时,卢海燕腰部猛的发力 用尽所有力气将屁股往后坐,使得阴茎更快速、更有力、更深入的插入阴道顶到 子宫口。剧烈的动作使得噼啪的撞击声更加的清脆响亮。爽的大声哼哼的黑胖男 人看着自己胯下大汗淋漓剧烈扭动的女人,心里由衷的佩服她的性爱技巧和体力。 这个女人已经高潮好几次了,居然还有体力这样不知疲倦的疯狂。从开始到现在 他已经射了两次精了。每次结束不久,就被这个女人熟练的技术弄的鸡巴很快又 硬了起来。俗语说:妓女嘛,逼是一样的逼,脸上见高低。但现在让自己享受到 极致快感的女人,可不只是脸蛋超过其他妓女了。

被男人阳具快速有力的冲击着阴道直撞到子宫的卢海燕,此时也异常的兴奋。 在每次相撞,阴茎插到最深处时,恰到好处的用力摇动着臀部使阳具在阴道里获 得最大的摩擦和挤压。对于短短几年就有许多性爱经历的卢海燕,这些做爱技巧 早已深深的进入她的骨髓里,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本能。黑胖男人终于又控制不 住了,他身体急剧的向上挺起,双手松开卢海燕的胯骨,绕到前面一把抓住剧烈 甩动的两只奶子,十个手指深深陷入她的肌肤。卢海燕此时也进入了高潮,像深 夜仰天嚎叫的狼一样挺着身子扬起头,从腔子里发出深深长啸……啊………男人 发出「呼呼」的喘息声,紧握着乳房收紧双臂把卢海燕拉到怀里,前胸紧贴着女 人的后背,双手用力的将两只因高潮胀起的乳房,使劲的向上往女人肩膀方向, 有节奏的推着,身体全力向一挺,一柱柱的精液猛地打在卢海燕的子宫上,让她 的身体蓦地不停哆嗦了起来。

猛烈射精后的黑胖男人没有了一丝体力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高潮射精了,他 如同死人一样趴在卢海燕背上双手松开了紧抓着的乳房。失去双手的禁锢,两只 高潮过后的奶子夸张的耷拉下来。卢海燕也耗尽了体力驮着背上的男人一头栽倒 在床上。

良久,卢海燕艰难的从男人身下爬出,用尽力气掀起男人的身子,让他仰面 躺着,然后双手又有节奏的抚摸着男人的两个软蛋,一口把死蛇一样的阳具含在 嘴里套弄着,不失时机的用舌尖舔弄马眼。

黑胖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还有体力继续。感觉这不是他在玩这女人, 而是这女人在玩他拿他发泄。他感觉自己这次是真是不行了,前两次在这个女人 高超的技巧下很快雄起的鸡巴,这次好久都没有反应。看着在自己胯间忙活的女 人,他喘息着说:小姐休息下吧,又不是按次数算钱,别这么拼命。卢海燕手没 有停止动作,只是吐出了嘴里的阳具。「早说过了做多少次都一个价钱,只要让 我觉得干的过瘾就行。你是嫌和我干事儿不爽,还是我不够漂亮」。

「不,不是这个意思,我来这半年了还没见过哪个姐儿比你漂亮、比你身材 好、活还好的,和你干事儿我感觉爽死了。」

喔……!还没等男人继续往下说,卢海燕就又含住黑胖男人的鸡巴,来了次 轻咬加深喉,爽得他立马哼了出来。他感觉很好笑,嫖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 比嫖客还饥渴的野鸡。别的野鸡都巴不得嫖客赶紧完事拿钱走人,而眼前这个鸡 却恨不得榨干嫖客的身体,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。索性不再说话,躺着开始享 受起来。

这个女人的技巧真好啊,这么漂亮的人儿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技巧,这要是穿 越回古代一定是头牌的头牌了。黑胖男人很快又来了感觉,阳具慢慢的开始有了 反应。他坐起身子一手摸着卢海燕的头,另一只手玩弄起卢海燕的乳头。这时一 段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「囚鸟」从女人的包里传了出来,女人动作戛然而止,猛 地推开黑胖男人冲过去抓出了手机放在耳边,打着手势要男人不要出声。嗯嗯! 我知道,我知道,我也很想你,我没在市内,放心我会尽快过去的。放下电话的 卢海燕,抓起桌子上的矿泉水,冲洗着下体,然后又拿起一瓶开始洗脸、漱口、 整理头发开始化妆。

黑胖男人莫名其妙的问:你要走?卢海燕微点下头,没有停止打扮,黑胖男 人走下床,挺着已经硬起来的鸡巴,不情愿的走了过来摸了摸卢海燕的背,不舍 得的说:再陪我一会吧。滚!别他妈碰我。卢海燕甩开男人的手,拿着镜子仔细 照了照自己,然后又细致的检查下体;随后又拿过一瓶矿泉水,坐下来分开腿, 一只手分开阴唇把瓶子倒过来使劲往阴道里面灌,然后站起身来继续冲洗,抓过 纸巾擦干了下体。收拾干净的卢海燕又用手指慢慢插进阴道拿出来看了看,放到 鼻子前闻了闻,然后飞速的穿起了内裤、文胸、连衣裙。

黑胖男人看着忙碌的卢海燕,懊恼的掏出一百块钱,走过来递给已经穿戴一 新准备离开的卢海燕。小姐你很棒很漂亮,又这么卖力;按说好的太少了。可惜 我带的钱不多,咱按射的次数算吧,这150你拿着。给哥留个电话,以后哥想 打炮就找你。滚!别挡道,卢海燕白了一眼黑胖男人,抓过钱,一把推开他飞快 的跑了出去。